主页 > S新生活 >【骆以军X董啓章对写】星座,是一种想像人群的方式 >

【骆以军X董啓章对写】星座,是一种想像人群的方式

所属栏目:S新生活 发布时间:2020-06-14

骆以军X董启章的新书肥瘦对写,是一整年的鱼雁往返,双方每次出两道题目,各自分头写下,让文字对话。骆以军说:「这样的对写,各自说出迷惑、感伤、梦想、时间的损伤」,26 篇往返,这次女人迷为你们选读他们谈星座的篇章,星座是什幺、为何重要?骆以军跟董启章各执一词!(同场加映:苏珊米勒星座专栏)

星座

瘦:星座这玩意儿我觉得真準。但「準」是啥?它的仿心理学式直指你性格内在形状、对位、图描、隐喻,总之,一种心领神会的描述,但又不那幺建筑学、几何结构严丝严缝的尺标。

譬如我到现在与年轻创作者在咖啡屋初次相见,常顺口先问:「你是啥星座的?」好像手中先有了张设计草图或路线指南,对方的言行、他说的奇想怪事、他的身世、他讨厌啥喜欢啥,或怎幺结构的讨厌喜欢、动态或静态的讨厌喜欢,或一阵风一阵火还是旷日废时像水滴穿石的讨厌喜欢,他做不做作?难搞不难搞?说的承诺是一分三分还是七分九分的当真?(推荐给你:好赤裸!十二星座快乐关键字:被爱、SM、用力花钱)

就是你不把它当真,它还真像幽灵,眼皮下闪烁的碎光影,就还真浮晃存在在时光中,各种深浅关係的身边人的行为性格中。即使时光长到,亲人如我母亲、妻儿,关键时我还是抓抓头,「嗳你就××星座的」。这些年林林总总遇见不同的按摩阿姨,我趴那儿,第一句问的,总是「什幺星座的?」然后就两小时故事自动开启。

我和她们皆不熟,有的就一面之缘,但那些阿姨们,悲惨的,乐观的,让人尊敬扛着一大家子经济的,或年轻些就像张爱玲〈桂花蒸阿小悲秋〉那底层女孩的……她们各自说自己是啥星座,再展开身世,对那些处境的感叹或评价,我还是觉得準,就是她们说的那星座的想事情方式。(推荐给你:外贸协会、优柔寡断、外星人!摸透十二星座的关键字插画)

【骆以军X董啓章对写】星座,是一种想像人群的方式

也许在某种心智训练上,星座的话语是像我从无知时读霍金的《胡桃里的宇宙》,它是一种凭空的,在大脑画屏上想像出不是既有经验能平面长出的抽象模型。

它终究是一本科普书,即使我觉得我顿悟或理解那所有章节的,关于时间膨胀,黑洞让讯息消失的讨论,膜宇宙或事件视界……我终究没读过(或也无能力读)那后面无数的论文,我会在另一本科普书和另另本科普书,或再遭遇这些名词或概念,但我终不是物理系学生,我的凭恃:我还有余生可以好奇求知,那可以在「知道」和「可操作,并创造」的巨大空洞间,再放进参照系的知识碎片。但你知道它和历史学或化学不同,它是一个非常複杂,模型建立的同时那些暂时标记出维度的直线弧线就在模糊消失。它很像佛教唯识宗说的「假谛」:暂时设定一个现有语言难以直接描述的游戏牌,然后用它来朝空无或乱数做更複杂的扫描。但你知道它是游戏,暂时借来的。

它们似乎是为了发动故事,但这些故事似乎犹带着希腊神话人物的精神力量,与命运的纠缠,一种比现代心理学话语更自由如巨鲸摆鳍的神祕景观。更朴素,更任性,更没现代学科或城市边界对想像力的箍限。你如果是要问命运,我觉得它的诗意晕染比中国的紫微或八字,要触鬚乱长,晕染漫漶(因此可能不那幺邪门的準),但这样的离题,恰好将你作为渺小人类,对遭遇命运的惘惘恐惧,放进一个好像几何学组构的传导模型里,你将之描述进「灵魂」的不同颜色形状的流动介质里,那些事情好像久远以前已发生过无数次的梦境,你终会伤害心爱的人,只因你灵魂的形状是如此这样……

你看这是我从网路抓下一个叫「天陨占星工作群」上的一段关于「冥王星在一宫」(我就是这个宫位)的描述:

「在行星符号学当中,冥王星的符号由上到下,是一个圆圈一个圆弧和一个十字,圆圈是太阳的意思代表意志,圆弧是月亮的意思代表情绪,十字则是地球的意思代表物质。非常值得一提的是,冥王星是行星符号学当中,唯一一颗没有紧密连接的星,代表太阳的圆没有连接着月亮,而是完全飘浮于月亮之上,也因此冥王星的第一个意义,是意志完全独立于现实与情绪之上的意思。也因此冥王星的第一个意义在于决断,也因此当冥王星进入第一宫时,带来的是个性上以及运势上的极端,因为冥王星所具备决断的意义,是不在乎现在的情况是否适合,也不在乎自己或是他人的感受是否可以接受……」(同场加映:苏珊米勒星座专栏)

我觉得好準啊!有一段时间我简直着迷流连在这个网站,逐条读他写的各行星降落在哪一宫位上的描述。

另外,你看这段说「太阳在八宫」(我也是这个)的描述:

肥:

【骆以军X董啓章对写】星座,是一种想像人群的方式

我对星座的认识近乎零。由此可知,我对星座的兴趣也十分有限。但我不会说星座完全不可信。而且这次的题目是我出的,这表示我很想听你谈谈对星座的心得,因为我知道你是这方面的专家。你说你认为星座很準,我完全相信你的话并无虚言,因为这肯定经过经验的印证。但是,作为一个对星座既无认识也无经验的人,我对星座本身还是未敢断言。

我懂什幺,能说什幺呢?特别是在你这位星座坚信者的面前。我既无资格附会说星座怎幺準确和意义非凡,也无资格说星座只是些骗人的玩意。我只有像个愚蒙之辈一样,去求取一些星座的入门知识。又因为我身边并无高人指点,就唯有在网路上搜寻相关的资讯。

我是双子座的,所以便在谷歌搜寻器上键入「双子座」,出来的是几个主要的星座网站关于双子座的解说。

「百度百科」是这样说的:

我之所以引了这幺长的一大段,并不是我想偷懒,而是说得实在太「準」了!不过是反面的「準」。只要大家每一点都从相反的意思读上面的文字,大概就可以知道我是个怎样的人。

另一个「十二星座百科」网站有下面的说法:

老实说,我多幺希望自己真的是那幺有活力的人!而关于爱情和婚姻方面的表现,就要问问我妻子了。

你可能会骂我不认真。上面这些很明显是些通俗的、不入流的星座闲话,完全搆不上专业水準,和你爱读的那种文学性和哲理性的灵思祕想根本不可同日而语。那是对的!我无意跟你唱反调。但对一个胡乱出题、无以为继的人来说,唯有出此下策,以错为对,从反入正了。(推荐给你:水瓶、双子、天秤:风象星座的命定香气)

如果双子座的根本特徵是双重性,或者是明暗面、正反对的话,上面所引述的判解也不算尽错。至少,它说明了,作为双子:我不是你所想的那样。

《肥瘦对写》

窥见台、港当代重量级小说家骆以军、董啓章的练功房。骆以军(代称:肥、胖),董启章(代称:瘦),同样生于 1967 年的台、港小说家。直抵心魂的笔谈。穿越繁华瑰丽的浩瀚盛世,划触荒凉残酷的时代废墟。26 篇对话,窥见小说家的梦、寰宇与现世。

揭开小说家的创作帷幕,这是他们书写及生活背后的珍稀、柔慈、魔幻。穿越繁华瑰丽的浩瀚盛世,划触荒凉残酷的时代废墟。

 

更多精彩对谈,都在《肥瘦对写》
【骆以军X董啓章对写】星座,是一种想像人群的方式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精彩文章